李强出席这一开幕式,释放重要信号
全国人大代表张伯礼:让古老的中医药...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最新通报!8人被...
张伯礼:“说明白、讲清楚“中医药疗...
加强涉外法制建设 营造有利法治条件...
爱国主义教育法表决通过,自明年元旦...
中方办宴,普京与中方高层并排入场,...
习近平致欧美同学会成立110周年的...
自贸试验区十年建设驱动高水平对外开...
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 审议
习近平在内蒙古巴彦淖尔考察并主持召...
  >>   一带一路

联系我们:
《法制新闻联播网》由“一带一路法律专家委员会”“法治政府建设研究中心”主管。由《法制新闻联播网》编委会主办。由国源智库国际战略发展研究中心联办。
本网编委会,是由国家部委领导和公检法系统专家,新闻媒体行业资深人士组成。
本网以立足政法,宣传法制。弘扬正气,鞭挞丑恶。
开阔视野,警策人生。刊登各类法学理论,探索依法治国。本网与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公安,检察,法院,司法,政法,纪检,监察,律协等相关部门协作;新闻信息互传联动。
办公地址:北京西城区月坛北小街13号院
投稿邮箱:f z l b w l @163.com

 

本网站声明
本网信息员闫海生,编号为:fzxwbwoo16号,采编证丢失,特此声明公告作废。
《法制新闻联播网》编委会
 2019年6月1日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一带一路
 
陈文玲:“一带一路”如何深刻影响人类发展史
 发布时间:2023/12/22 浏览次数:420

来源:昆仑策网  作者 陈文玲 

【摘要】 :共建“一带一路”,深刻变革了近300年工业文明形成的以海洋为主的世界格局,形成了海洋经济和陆地经济齐头并进、共同发展、互联互通的新格局。目前,正在进行和将会形成的互联互通格局,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形成了陆、海、空、网、冰五位一体发展的空间布局;二是形成多维度推动共建“一带一路”发展的新格局;三是形成以硬联通作为重要方向、软联通作为重要支撑、民心相通作为重要基础的三位一体共建“一带一路”的联通方式。



在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十周年的重要历史时刻,在大国竞争博弈异常激烈的重要历史时刻,在俄乌冲突、巴以冲突之后世界格局由渐变到突变、国际格局加速演化,国际地缘、政治、经济、外交、军事格局都在不断发生变化的重要历史时刻,总结共建“一带一路”十年成就与启示,看到行进中的问题,展望未来的发展愿景,非常重要,也非常必要。

一、“一带一路”十年来取得的进展

大家知道“一带一路”重大倡议的缘来:2013年9月至10月,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学院提出了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在印度尼西亚提出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这两者并称“一带一路”。“一带一路”是标准的提法,更为标准的是加上“共建”,因为“一带一路”不是中国一个国家的事,现在参与共建的已达到151个国家、32个国际组织,它们与和中国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文本。这已成为一个全球性的跨国经济合作重大行动,在这个意义上,现在叫做共建“一带一路”,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国家叫做共建“一带一路”相关国家。提出“一带一路”重大倡议的当时,是把中国与相关国家共同创造的古丝绸之路精神,在新形势下赋予其时代内涵,主要着眼于古丝绸之路沿线的相关国家,沿线相关国家大致上有65个国家(包括中国),除了印度没有参加外,古丝绸之路沿线参与的国家是64个国家。按照这64个国家不同的方向分为了六条经济走廊或者通道,还有连接各国的港口,叫作“六廊六路多国多港”。

第一条经济走廊是新亚欧大陆桥。

为什么叫新亚欧大陆桥?是相对于原有的第一欧亚大陆桥而言的。原有的叫西伯利亚大陆桥(英文名:SiberianLandbridge,SLB)是世界第一条连接欧洲、亚洲的大陆桥。由俄罗斯东部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为起点,横穿西伯利亚大铁路通向莫斯科,然后通向欧洲各国,最后到达荷兰鹿特丹港。这条铁路贯通亚洲北部,整个大陆桥经过俄罗斯、中国(支线段)、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波兰、德国、荷兰7个国家,全长13000公里左右。由于这条铁路大动脉把欧洲、亚洲和非洲在地理上连成一体,随着共建“一带一路”的推进,以及南南合作(尤其中非合作)的增强,欧亚非大陆的陆路交通需统一规划、建设,主要是建设欧亚非“五纵五横”运输大通道(铁路、公路等)。新亚欧大陆桥跨越欧亚两大洲,联结太平洋和大西洋,全长约10800公里,通向东亚、中亚、西亚、东欧和西欧40多个国家和地区。

新亚欧大陆桥东起我国黄海之滨的江苏省连云港市,向西经陇海铁路的江苏徐州、河南商丘、开封、郑州、洛阳、三门峡、陕西渭南、西安、宝鸡、甘肃天水等站,由东向西连接兰新铁路的甘肃兰州、武威、金昌、张掖、酒泉、嘉峪关、新疆哈密、吐鲁番、乌鲁木齐等站,由东向西再向西经北疆铁路出阿拉山口,进入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德国,至荷兰的世界第一大港鹿特丹港。目前正在规划建设第三亚欧大陆桥,指继第一、第二亚欧大陆桥之后,再兴建一条由深圳港为代表的沿海港口群、经云南而连接南亚、西亚并同时连接北非、再延伸到欧洲的一个以铁路交通为主体的运输网络系统。

从天津出发的路线最短,在中俄境内的距离也最短,运费应最省,但是北京-天津的铁路运力非常紧张,增加运输比较困难。况且,在蒙古境内的收费标准较高,对中俄两国都不利。连云港方案优点是铁路在中国境内的距离较长,达4100多公里,可以服务更多的内陆省份。十年来形成了这三条铁路大动脉,未来会形成第四条,就是中吉乌铁路,即从中国新疆克州过吉尔吉斯斯坦连接乌兹别克斯坦,通过这条线和欧亚大陆桥连接,形成第四条连接线。这条线就比原来的欧亚大陆桥连接线少800公里,可以减少7-8天的路程。如果现在启动,这条铁路有可能在2027年修通。

还有一条大家不太关注,原来西伯利亚这条铁路大动脉和原来的欧亚大陆桥是没有连接的,现在从西伯利亚出发的欧亚大陆桥通过满洲里,也就是通过黑龙江省和国内的欧亚大陆桥,和通向欧洲的欧亚大陆桥已经实现连接,现在的俄罗斯也是欧亚大陆桥的重要的起点,而且是连接点。

以上是共建“一带一路”六廊六路的第一条经济廊道。但有些不容忽视的问题亟待解决。如:我国境内兰新铁路是单线,石油运量较大,缺水严重,运力比较紧张;陇海铁路宝鸡至天水也是单线,运输的能力小,经常塌方断道,是进出西北的卡脖子地段;徐州以东的陇海段亦为单线。境外因苏联解体,中亚变成了很多国家,许多问题协调困难;铁路建设与集装箱方面的技术问题因穿越不少山洞而受阻。

第二条经济走廊是中巴经济走廊。

中巴经济走廊起点在新疆喀什,终点在巴基斯坦瓜德尔港,全长3000公里,北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南连“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贯通南北丝路关键枢纽,是一条包括公路、铁路、油气和光缆通道在内的贸易走廊,也是“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共建“一带一路”重要先行先试项目,十年来,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取得丰硕成果。这一条经济走廊对于连接中国和巴基斯坦,并且帮助巴基斯坦走向富裕,发展经济起到非常重大的作用。

中巴经济走廊于2013年启动建设。2015年,中巴两国政府签署了逾50项合作协议,确定了以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为中心,瓜达尔港、能源、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合作为四大重点的“1+4”合作布局,走廊建设和巴基斯坦发展驶入快车道。十年来,走廊建设为巴基斯坦各地的基础设施发展、能源生产、工业合作和社会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据我驻巴使馆提供的数据,截至2022年底,走廊已累计为巴带来直接投资254亿美元,累计创造23.6万个就业岗位,帮助巴新增510公里高速公路、8000兆瓦电力和886公里国家核心输电网。第三条经济走廊是中国-中亚-西亚走廊。

这条经济走廊从中国西安出发,经过新疆乌鲁木齐-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塔什干-伊朗德黑兰-土耳其安拉卡-伊斯坦布尔,连接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伊朗、土耳其。东起中国,向西经中亚抵达波斯湾、地中海沿岸和阿拉伯半岛,是丝绸之路经济带重要组成部分。

作为“一带一路”首倡之地的中亚是亚欧大陆的中心,地处联通东西、贯穿南北的十字路口,在地理位置上居于核心要道,中亚国家的区位优势凸显。中亚是地球上距离海洋最远的地方,被喻为陆地文明的“世界岛”,在世界格局中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连接亚欧的中欧班列多数途经中亚国家,作为连接亚欧大市场的必由之路,中亚是关键枢纽地。

中国同中亚五国已经形成了合作机制,首届中国-中亚峰会通过了《中国-中亚峰会西安宣言》,中国与中亚合作机制正式建立,对中国与中亚合作提质升级,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实现可持续发展都具有重要里程碑式意义。

中国与中亚、西亚相关国家在阿富汗问题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如果阿富汗政局稳定,能够走上正常的发展轨道,中巴经济走廊可以进一步的连接阿富汗,进而连接伊朗、土耳其,形成一条新的贯通亚欧大陆的东西向的大通道。美国在阿富汗驻军二十多年,现在阿富汗已经是亚洲最贫困的国家,人均GDP只有500多美元,现在阿富汗经济状况和我们新中国成立初期差不多,一片废墟,民不聊生。但阿富汗的秩序正在恢复,而且中国在解决阿富汗问题上发挥了重大的建设性作用,这些大家都是知道的。

土耳其前身曾经是奥斯曼帝国,之后分裂成多个国家,土耳其还是分裂后剩下的主体部分。土耳其埃尔多安又一次当政了,他的梦想还是有一种奥斯曼帝国大国复兴的梦想,在这个梦想中有一条非常重要的,就是在土耳其国家成立一百周年的时候,也就是2023年成为东西方的经济走廊和经济通道,这一条经济走廊原来规划修2000公里长的铁路线。中铁帮助修建了从土耳其的首都安卡拉到商业重镇伊斯坦布尔的高铁,2016年就已经修成了,现在继续进行2000公里的铁路修建工程。

第四条经济走廊是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

这条经济走廊以广西南宁和云南昆明为起点,以新加坡为终点,纵贯中南半岛的越南、老挝、柬埔寨、泰国、缅甸、马来西亚等国家,是中国连接中南半岛的大陆桥,也是中国与东盟合作的跨国经济走廊。这条经济走廊主要连接了东盟国家,目前进展最快。

一方面海上的通道是通畅的,从海上北部湾出海,沿线越南、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新加坡海上的通道是通畅的,现在又多了两条陆上的通道,一条就是从广西南宁到越南,从越南再到东盟其他国家,主要是陆路运输,主要是公路,这一条路叫做“两廊一圈”,和越南并行的两条经济走廊形成一个和越南的经济圈。

还有一条现在是进展最快的,就是西部陆海大通道,从重庆和成都开始,是我国和新加坡合作的第三个国家战略。第一个是苏州工业园区,这是我国和新加坡第一个合作项目;第二个是天津生态城;第三个在重庆建立共建“一带一路”的现代物流园区,从现代物流园区变成成渝两大城市为起点,向南部延伸,形成西部陆海大通道,这条通道后来者居上,2016年开始构建,是所有经济走廊里建设最快的。

国内已经有12个省市参加了西部陆海大通道的建设,并且还有常态化的工作机制,出境后有5个东盟国家参与。西部陆海大通道走廊是经济走廊中进展最快的,这一条走廊直接贯通中国-中南半岛,也就是从成渝一直到新加坡,这一条经济走廊是通畅的。一是通过内河运输,长江经济带的长江黄金水道,直接到上海,之后连接东南亚,走海上;二是陆上有三条通往东盟的道路。一条道路,我们将很快可以看到它的基础框架,即中老经济走廊+中泰铁路,形成中老泰经济走廊,中国到老挝万象中老铁路422公里,从我国西双版纳到老挝万象的铁路已经修通了;中泰铁路落后了好多年,本来应该和中老铁路并驾齐驱的,但泰国有点摇摆不定,中老铁路修通后,产生了示范效应,最终泰国选择了中国,起步比较晚,估计进展会比较快,如果中老泰经济走廊这条铁路修成以后,泛亚中路这条铁路就全线贯通了。中老泰铁路连接中国昆明和老挝首都万象,全长845公里。新马泰铁路从泰国北部城市巴东起点,向南穿越泰国、马来西亚,终点是马来西亚西海岸的吉打港,全长1416公里。

为什么叫做泛亚中路呢?1900年,整个世界还是殖民世界,当时英国、法国宗主国提出来要建泛亚中路、泛亚西路、泛亚东路,从老挝到泰国这一条铁路叫泛亚中路。从1900年一直到“一带一路”倡议的十年前,老挝是内陆国家,只有3.5公里铁路,还是一个陆锁国,它没有出海口,也没有铁路和其他国家连接,所以它好像被锁在一个地方动弹不了的国家,所以它叫陆锁国。中老铁路修通以后老挝变成了陆联国,现在越南也要修铁路,并和中老铁路连接,柬埔寨准备修铁路与中老铁路连接,中泰铁路和中老铁路连接,若干与中老铁路的连线,沿中老铁路的经济带将成为东盟最活跃的经济地带。

“一带一路”中国和老挝合作的重大项目就是中老经济走廊,中老经济走廊将成为老挝经济发展的引擎和发展重心,因此,老挝在这个意义上已经从陆锁国变成了陆联国。特别是中老泰这条铁路修通以后可以直接通向泰国湾,泰国和新加坡遥遥相望,而且这条铁路进一步可以连到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海上泰国与和新加坡遥遥相望,陆上进一步连接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新加坡。这样的话,我们和东盟互联互通取得了重大进展,而且道路包括公路、铁路,也包括港口,互联互通的网越织越密。

现在,东盟已经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这是第四条经济走廊,也是原来沿古丝绸之路的一条经济走廊。

第五条经济走廊是中国-南亚经济走廊。

现在南亚区域性大国是印度,印度对“一带一路”还是很有戒心的,在北京召开的第一届、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始终没有参加过。

中国提出“一带一路”重大倡议后,在与沿线国家的六条经济走廊中,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起点从云南的瑞丽开始,本来中国和缅甸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合作高峰论坛也签署了中缅经济走廊的合作倡议,当时缅甸领导人昂山素季下决心推进中缅经济走廊建设,她亲自担任中缅经济走廊指导委员会主席,两个主要部委经济部和工业技术部的部长任副主席,她在报上发文说,今后缅甸的主要任务就是推进中缅经济走廊。但可惜的是缅甸发生了军事政变,所以,中缅经济走廊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之前是比较顺利的,现在停滞了。与此同时,当时两国商量做的规划,是要形成一条人字形铁路大动脉,从瑞丽到曼德勒,从曼德勒一条铁路通到皎漂港,另一条铁路通到缅甸首都仰光。人字形铁路设计在当时也是非常先进的,最大的难度是中国云南境内要过一座山,这座山如果要修通,至少需要五到七年的时间。但是缅甸那边是没有太大问题,后来因为政治动乱停止了,所以,孟中印缅走廊是停滞的。中老经济走廊是已经成形,将和泰国连接,但孟中印缅受到很大的阻碍。

中国中南半岛和南亚的关系,海上这一条其实现在意义也不大,因为印度不积极。

第六条是中蒙俄经济走廊。

这一条经济走廊发展是比较快的,特别是2022年俄乌冲突之后,在黑龙江修建了中俄直通大桥,已经成为了一条公路主动脉,西伯利亚国内的铁路线和欧亚大陆桥铁路线连接,还在修建和中国直通的港口通道,俄罗斯向中国开放了海参崴,中国可以作为国内港口使用。

梅德韦杰夫到中国来提出建设冰上丝绸之路,在北极开发方面,在北极的重要城市和中国合作也迈出了实质性的步伐。

特别重要的是,俄罗斯的能源从2022年以来加快了向中国、印度等国的输送,俄罗斯主导的欧亚联盟加速了和共建“一带一路”倡议的对接。从俄罗斯到中国的能源管道东线叫做西伯利亚号,从黑龙江入境经过11个省市,最后到上海,沿线省份用的天然气基本都是俄气,这条天然气管道5811公里,我们天天在用的天然气就来自这一条天然气管道。这条天然气管道设计的能力输气380亿立方米,我国天然气储备总共是350亿立方米,这一条管道输气能力相当于我国的储备总量,未来它的容量会增长到500亿立方米。还有一条俄罗斯的输气管道从蒙古国过境到中国,过路费蒙古国方可以达到每年14亿美元。中蒙俄能源通道现在正在建设,这就是所谓西线建设,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和普京总统共同见证的一条天然气管线。目前还有一条线路,从俄罗斯到哈萨克斯坦经过新疆进入内地。这三条能源管道目前已经使我国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天然气,占到我国能源总量的20%左右。所以,中蒙俄这一条经济走廊不仅正在修建,而且在能源通道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我们和中亚的能源通道也是非常重要的。我国的天然气进口目的地国排在第一位的还不是俄罗斯,而是土库曼斯坦,我们从土库曼斯坦进口天然气占我国天然气84%,当然俄气进口后这个比重在下降。我们还和全世界石油生产第三大国家卡塔尔签署了未来27年的长周期天然气供货协议,将达到400亿立方米。

中国每年需要天然气大约3500亿立方米以上,我认为我国的能源安全是有保障的,因为现在中国的石油从48个国家进口,天然气从10个生产天然气的大国进口。而且中油管道,除了海洋运输和海洋油轮之外,一条重要管道通过缅甸输送到云南,云南加工之后再输送到内地。

所以,大家千万不要认为,美国、欧洲高通胀,而中国出现低通胀,很多经济学家很紧张,说中国进入了通货紧缩,物价水平太低。我个人认为,必须要把它放在国际大背景下,为什么他们高通胀而中国不是高通胀呢?能源是非常重要的内在原因。因为这次全球性高通胀就是从能源危机开始的,就是从能源价格开始的,就是从俄乌、俄欧中断了能源供求关系开始的,特别是不知道哪个国家把北溪管道炸掉以后,切断了欧洲和俄罗斯的低价能源的供求关系,导致由能源危机导致的能源价格上涨,由能源价格上涨导致电力等一系列商品的价格上涨。

中国2021年通胀率才1.5%,2020年是0.7%,2022年是2%,大家不要认为通胀水平低,就是中国经济的通缩。我认为,是中国经过长期的谋划与布局,能源已经形成了多元化的市场布局。“一带一路”相关48个产油国进口,10个产气国进口,能源多元化布局和共建“一带一路”是同步推进的。换句话说,没有共建“一带一路”,我们的能源就无法多元化,我们就没办法形成这样稳定的能源来源以及稳定的能源价格,我们的能源如果也像美国、欧洲一样飞涨,工业品价格能不飞涨吗?物价能不飞涨吗?所以,要是从这个角度看,共建“一带一路”对于中国的能源安全实在是太重要了。

比如,伊朗也是共建“一带一路”国家,我们和伊朗签署25年的长周期协议,我们从伊朗获得的石油价格是市场均价的44%,这对中国来说降低工业品的制造成本起了多大作用?我们从俄罗斯进口的能源,是俄罗斯市场供价最低价的8折甚至以上。所以,大家应该看到共建“一带一路”不仅是有潜在风险,确实有现实风险,我们也承担了很多额外风险,甚至也承担了一些损失,但是带给中国的机遇和发展环境如能源安全保障的成就是巨大的。

每一条经济走廊带给相关国家的都是重大收益,同时,也使中国在各个国家发展的同时,得到了稳定的、对我国发展可以长期起到支撑作用的资源、能源以及各方面的合作。共建“一带一路”在很多方面都取得了进展,这些收获和成功在当时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时难以预料的,相关国家没有想到,国际组织没有想到,中国也没有想到,确实是出乎所有人预料的。

共建“一带一路”的成果还表现在哪些方面呢?

一是政策沟通。

习近平总书记讲的标准规则作为“一带一路”重要支撑,在这方面取得了重大的进展,叫做软联通,为什么把软连通放在第一位呢?因为软联通是建立在对共建“一带一路”共识的基础上,是一种认知,对“一带一路”的认同基础上的认知,在这样的基础上从响应到参与,再到共建,完成了这样一个飞跃,所以要把软联通放在前面。

到目前为止,中国和151个国家,32个国际组织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文本,共建“一带一路”的伙伴现在遍及亚洲、欧洲、非洲、美洲、大洋洲,五大洲四大洋,涵盖了52个非洲国家。非洲国家非盟总共54个国家,原来非盟是作为一个成员和“一带一路”合作的,后来在第二次“一带一路”合作高峰论坛上,习近平总书记说非洲的很多朋友,特别是领导人见面时都提出来,我们也要参加“一带一路”建设。所以,后来“一带一路”的建设,非洲以国家名义来和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合作文本的现在已经达到52个国家。40个亚洲国家,27个欧洲国家,11个大洋洲国家和21个美洲国家,所以,“一带一路”倡议和很多国家的规划、战略对接,这些年回过头来看还是有很大成效的。

比如,我们和哈萨克斯坦的光明之路的对接,当时哈萨克斯坦还是纳扎尔巴耶夫时期,国家战略是“光明之路”;比如土耳其“中间走廊东西方大通道”的对接;比如和俄罗斯“大欧亚伙伴关系倡议”的对接等,这是和相关国家的战略对接。2022年习近平总书记到印尼访问,和印尼国家规划进一步对接和认同,这方面也有很大进展。

除此之外像联合国组织的很多机构,把共建“一带一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写入相关决议,上合组织、欧亚经济联盟、金砖国家等国际组织也非常重视推进“一带一路”,我们还和东盟、非盟、中非合作论坛、世界论坛等多边合作机制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发挥推进“一带一路”的多边作用。

二是设施连通。

共建“一带一路”把硬联通作为重要方向,六廊建设就是硬联通,从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开始。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已经形成了刚才讲的“六廊六路多国多港”,形成了一大批标志性项目,代表着共建“一带一路”基础设施的水平。

比如在铁路方面,就有匈塞铁路、中老铁路、雅万铁路、中泰铁路、蒙内铁路、中蒙俄中线铁路升级改造,这些都已经有很大的推进,中吉乌铁路也将很快开工建设。中欧班列发展很快,特别在抗击疫情中发挥非常重大的作用。公路运输、海洋运输和其他运输都受阻时,铁路运输是通畅的,解决了中欧之间特别是欧洲很多国家急需的抗击疫情的商品。

到2023年4月底,国内中欧班列出发的城市达到109个,通达欧洲25个国家、211个城市,物流配送网络覆盖到欧洲全境,构建了一条贯通亚欧大陆的国际贸易大动脉,所以也叫“钢铁驼队”。

在港口方面,目前我国和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600多个主要港口建立了航线联系,我国的港口群大致分五个港口群,一是长三角,二是珠三角,三是环渤海,四是东南港口群,五是西南港口群。东南港口群就是江苏到上海沿线,西南港口群主要是北部湾一带,所以,实际上中国的港口群已经形成了五大港口群。

国际贸易90%以上还是靠海运,比如中欧班列已经接近6.5万列了,但中欧之间的贸易,中欧班列运输占的比重不足10%,其余90%还是靠海洋运输,还有一部分的陆路运输,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海运非常重要。现在中远海运集团在全球投资建了56个码头,49个集装箱码头,集装箱吞吐能力居世界第一。我们的招商集团在南亚、非洲、欧洲、地中海和南美投资参加了26个地区的50多个港口的建设。全世界排在前20位的港口里,有中国15个港口,排前10位的港口中有中国的7个,这些大港都是中国的港口。

中国制造业占全球30%,我们的物流量非常大,如制造业、石油、天然气、矿产资源,所以,物流量占全球50%-60%,我们资源类运输量特别大,因为我们的物流量大,我们的制造业规模大,贸易量占到15%左右,起码国内市场消耗60%以上。所以,港口的发展也成为共建“一带一路”重要支点。在港航建设方面,空中丝绸之路也有重要进展,我国与相关国家建立了航线,航线越来越密,连通程度越来越高。我们和100多个共建国家签署了双边的航空运输协定,和64个国家保持定期的客机货机通航,我们还帮助一批国家建立了新的机场。

三是贸易畅通。

贸易对参与共建“一带一路”国家发挥了非常重大的作用,对保障全球供应链产业链的安全稳定畅通发挥了重大的作用。参与“一带一路”的国家之间的贸易的活跃度不断提升,而且规模不断扩大。根据商务部的数据,目前中国和共建国家签署了自贸协定的现在已经达到15个,FBA已经达到15个。正在谈判的9个,正在研究中的6个,还和35个国家签署了经认证的经营者互认安排。2022年疫情期间,上海进博会、海南消博会、广州博览会、北京服务贸易洽谈会都没有停止,虽然说受到了疫情影响,但是中国和“一带一路”国家的贸易还在逆势上扬。

中国-中南半岛的这条走廊建设速度快,连接度越来越高,越来越密,和东盟的制造业产业链供应链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密。现在,中国和东盟互为最大的贸易伙伴,2022年在沿线非金融类直接投资主要投向前10位的国家中,有6个是东盟国家。最近IMF对中国经济做出分析,认为中国经济每增长1%将带动东盟国家增长0.3个百分点,所以,中国经济对东盟的带动力非常之大。当然,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的带动占比也是最高的,中国是世界经济增长火车头,现在是名副其实。近十年,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年平均是38.63%,超过G7国家的增量总和。

经贸合作规则现在也不断在对接,包括我们制定的中医药、智能电网、船舶等国际标准682项,这是和共建国联合制定的,到2022年6月底,共建“一带一路”征收征管合作机制倡议理事会成员达到36个,观察员30个,税收协定网络扩大到110个国家。我们可以看到,在“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在疫情中,贸易已经占到全部贸易的30%以上,投资占到增量的60%以上,共建“一带一路”的贸易畅通方面也是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四是资金融通。

这方面是探索了新的资金融通的方式和融通道路,比如“一带一路”,现在中国央行已经和“一带一路”相关40多个国家签署了本币互换协议。在二十几个国家和地区授权了31家人民币清算银行,和欧洲复兴银行签署了第三方市场投融资合作谅解备忘录。特别重要的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在2015年提出倡议时,开始的第一批成员国57个,那也是超出预料的。当时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主要方向是亚洲,但是57个国家里面包含了欧洲和其他的国家,欧洲第一个加入亚投行的是英国。亚投行现在已经发展到了105个国家,覆盖了全球约80%的人口和65%的经济总量。

2014年11月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加强互联互通伙伴关系”东道主伙伴对话会上宣布中国将出资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资源开发、产业合作和金融合作等与互联互通有关的项目提供投融资支持。丝路基金到2022年底投资项目覆盖了60多个国家和地区,承诺投资金额超过200亿美元。还有像工商银行牵头成立“一带一路”银行间常态化合作机制,它已经覆盖到71个国家和地区的158家机构,而且发行了熊猫债,发行主体已经涵盖到金融机构、非金融企业、国家开发机构和政府等机构,到现在发行主体已经到了86家,累计发行了382只,规模达到了6260亿。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亚投行、丝路基金和各家银行,在共建“一带一路”投融资方面做出了非常大的努力。

在共建“一带一路”过程中,有矛盾、有纠葛、有探索、有进展、有成效。共建“一带一路”,深刻变革了近300年工业文明形成的以海洋为主的世界格局,形成了海洋经济和陆地经济齐头并进、共同发展、互联互通的新格局。目前,正在进行和将会形成的互联互通格局,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空间的布局,形成了陆、海、空、网、冰五位一体发展的空间布局,逐步构成陆上、海上、天上、网上与冰上丝绸之路;

二是形成多维度推动共建“一带一路”发展的新格局,例如,共建绿色丝绸之路、数字丝绸之路、健康丝绸之路、廉洁丝绸之路、创新丝绸之路等,是立体化、多维度地通向人类社会共同发展的格局;

三是形成以硬联通作为重要方向、软联通作为重要支撑、民心相通作为重要基础的三位一体共建“一带一路”的联通方式。

关于民心相通。共建“一带一路”把心联通作为重要基础,2021年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三次“一带一路”建设座谈会上强调,以高标准、可持续、惠民生为目标,巩固互联互通合作基础。怎样才能够让更多国家人民有更高的认同感,实现心联通是重要的基础,也是最基本的保障。在心联通方面,不光是有爱心工程,还有一些教育项目,还有提供的留学生来华学习奖学金,还有学历学位互认,还有鲁班工坊等。

世界银行在2019年做过一个研究报告,“一带一路”倡议仅交通设施互联互通就可以使相关国家760万人摆脱极端贫困,使3200万人摆脱中度贫困,并将使参与国贸易增长2.8%-9.7%,全球贸易增长1.7%-6.2%,全球收入增加0.7%-2.9%,这是第三方评价,这个评价还保守了一点。随着“一带一路”行稳致远,“一带一路”带给世界的希望和机会越来越多。到目前为止,我国在全球56个国家设115个医疗点。

关于绿色丝绸之路。

绿色丝绸之路是共建“一带一路”的底色和亮色,这个底色是挺鲜明的,中国在恢复生态环境方面,这些年做出了极大的努力,可以说某种程度上走在了世界前列。

据国际组织提供的数据,全球新增绿化面积25%来自中国,2022年在云南召开了全世界湿地公园会议,现在能够达到世界级的湿地全球有43个,中国就占13个。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或者是处于高速增长阶段,但生态环境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我曾经去青藏高原青海做三江源生态调研,为什么叫做三江源,就是长江、黄河、澜沧江三条江河的源头都在青藏高原,主要是在青海范围内。在三江源长江径流量占16%,黄河的径流量占36%,澜沧江是唯一一条南北向的河流,从云南出境之后在东南亚叫做湄公河,这是一条国际河流。黄河在我国高速发展时期曾经断流,长江受影响也很大。

在近十几年以来,我国生态在恢复,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生态文明建设全面推行河长制、湖长制,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和黄河国家战略的首要任务是要搞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中国生态恢复近十年在加速,走在了世界前列。一是绿化面积占世界增量的25%,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二是河长制、湖长制一票否决追责,对于江河湖海的保护,特别是对大江大河的保护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三是国家投重资治理;四是在近几个五年规划中,把节能降耗减排和生态环境保护作为约束性指标,就是必须要实现的指标。在国家五年规划中,连GDP都是引导性指标,但是生态环境碳排放、工业污染、粉尘治理等是硬约束性指标。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世界庄严承诺2030年实现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之后,第二年就向全世界宣布,我们在“一带一路”的相关国家不再进行煤电发电项目,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因为“一带一路”相关国家有2/3以上是贫困国家,是发展中国家,有一部分国家是靠煤发电,所以,既要在“一带一路”中给这些国家带来发展机会,又不能使这些国家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路子,又要走绿色发展道路,这两者的平衡或者这两者的均衡度的把握非常重要。

中国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向世界做出的承诺,从2016年开始在“一带一路”相关国家新增项目中再也没有一个是煤电项目。我们和沿线国家加强了绿色发展伙伴关系,建设绿色丝绸之路,建立了“一带一路”国家基础设施发展指标,“一带一路”相关国家成立了绿色发展国际联盟,我们还和相关国家签署了50多份生态环境保护文件,与28个国家发起了“一带一路”绿色发展伙伴关系,并且实施了绿色丝路使者计划,为120多个共建国家培训了3000多人次的绿色人才。

2021年10月,中国发布了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提出了加强与共建国在绿色基建、绿色能源、绿色金融等领域提高境外项目环境可持续性,打造绿色包容“一带一路”绿色能源合作伙伴关系,我们还帮助一些国家建设清洁能源项目,比如,匈牙利考波什堡光伏电站,黑山莫祖拉风电,阿联酋迪拜的光热光伏发电,十年来,我们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绿色能源项目合作,在共建国家的绿色低碳能源投资已经超过传统能源。

关于创新丝绸之路。

这方面中国步伐越来越大,到2022年2月份,中国政府和84个共建国家建立了科技合作关系,为“一带一路”科技创新合作奠定了重要的制度基础,支持联合研究项目1118项,在农业、能源、卫生领域启动了53家联合实验室,建立了31个双边多边国际技术转移中心,5个国家级技术转移平台,在联合国南南合作的框架下建立了技术转移南南合作中心,初步形成了区域技术转移协作网络。

关于网上丝绸之路。

我们在2022年10月和17个国家签署了数字丝绸之路建设合作备忘录,与23个国家签署了双边电子商务合作谅解备忘录,和国际电信联盟签署了加强“一带一路”框架下电信和信息网络领域的合作意向书,与东盟签署了中国东盟建立数字经济合作伙伴关系的倡议,中国东盟智慧城市合作倡议领导人声明,推进“一带一路”与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2025对接,在2017年、2018年还和埃及、卢旺达签署了促进电子商务、互联网+领域的合作,等等。

在创新丝绸之路和数字丝绸之路方面中国做了大量的工作。到目前为止,中国和共建国家已经建成了34条跨境的陆上光缆,十几条国际海底光缆。跨境陆缆覆盖到“一带一路”多个国家和区域,海底光缆建设速度也比较快,特别重要的是空中除了航线连通,北斗系统可以覆盖到全球230多个国家,应用产品120多个国家,和137个国家签署了合作文本,我们的北斗系统实际上比美国的GPS定位系统精度更高,覆盖面更大,传播的速率更快,据参加武汉数字经济论坛的一位院士讲,GPS定位系统是可以透视距离地面十米,我们的北斗卫星系统是五米,精度正好提高了一倍。

二、共建“一带一路”十年最重要的经验和启示

第一,“一带一路”为当今世界贡献了独特的中国智慧,显示了习近平总书记作为大国领导人的胸怀和气魄。在中国提出共建“一带一路”重大倡议之前和之后,全球已经提出相关类似的建议50多个,在这之前大约是27个,在这之后也有20多个,特别是近几年美国和一些国家提出的B3W计划,全球基础设施伙伴计划,日本提出的日本和非洲的互联互通计划,日本和印度的互联互通计划,英国和印度的互联互通计划和美日印澳联盟等。在中国提出“一带一路”重大倡议前,美国在奥巴马时期就提出了新丝绸之路计划,还有其他国家类似的计划。

为什么“一带一路”得到占世界3/4的国家和30多个国际组织的认同、响应、参与和协同推进呢?这是值得深思的。因为在当今世界人们感到困惑的问题太多了,世界到底是向何方去,是经济全球化,还是去全球化、半球化?是脱钩断链,还是紧密合作,相互嵌套?是和平发展还是冷战,甚至热战?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到底向何处去,我们应该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什么样的地球,人类的前途命运的方向到底是什么?这些时代之问、历史之问、世界之问、世纪之问需要回答。世界的发展赤字、和平赤字、信任赤字、治理赤字在急剧上升,到底怎么办?

通过十年实践来看,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重大倡议,以及后边提出的全球发展倡议、全球安全倡议、全球文明倡议这一系列中国声音、中国倡议、中国理念等,正在回答或将继续回答这些重大问题。共建“一带一路”从刚才几个方面可以看到,它符合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和人民群众渴望发展的憧憬和期待,渴望和平的憧憬和期待,它适应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经济发展规律、社会发展规律,可以引领人类文明的新方向。

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在西方体制之外开创第三条道路,充分证明发展中国家可以实现赶超战略或比较优势战略,中国代表了发展中国家和从废墟上站立起来的贫穷国家要跨越发展的一种共同诉求。所以,共建“一带一路”和中国共产党二十大提出的中国式现代化建设,使这些国家看到了中国发展的未来,共建“一带一路”十年的实践,使共建国家和世界看到了中国的力量,我们取得实实在在的成果,使世界看到了中国的未来。

我们走的这条道路崎岖,但我们走的是上坡路,上坡路必须是弯腰用力,必须是脚下要踩结实。这叫爬坡,爬坡比下坡难,中国式现代化的道路尽管艰难,共建“一带一路”也不容易,除了我们受到的误解,还有各种抹黑之外,我们也缺少经验,也确实在一些项目的论证、设计、风险防范、投资评估等各方面存在着很多的缺陷或者短板,但是,总的方向是代表了人类发展的最大公约数。

什么叫世界级领袖?大国领导人需要具备怎样的素养才能成为世界级领袖?就是能够跨越一个国家的局限,从人类发展、世界发展、长周期发展、子孙后代发展这些视角,带领众多国家和人民寻求各个国家发展的最大公约数。所以,共建“一带一路”一不输出政治模式,二不输出债务,三不输出中国的困难,输出的是什么?输出的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是共商共建共享的大国相处之道,是中国靠着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积累的巨大存量,包括市场存量、产业存量、人才存量、资本存量,通过互联互通,通过提高经济的连通性给世界寻找发展的机会,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和贫困国家。

第二,“一带一路”通过十年努力已经形成了跨国际合作的基础框架和发展态势,构建了形成互联互通的全球性的平台与载体。

比如,空间构建陆海空网冰;比如,基于古丝绸之路沿线的六廊六陆多国多港;比如,多维度推进相关领域的互联互通;

比如,数字丝绸之路、能源丝绸之路、绿色丝绸之路、创新丝绸之路、廉洁丝绸之路、开放丝绸之路,等等。

1972年联合国环境会议发表的非正式报告指出,我们已经进入了人类进化的全球化阶段,每个人显然有两个国家,一个是自己的祖国,另一个是地球这颗行星。经过十年努力,共建“一带一路”已经成为共建国家携手发展的跨国经济合作平台,成为让发展中国家少走弯路,多走通路,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驱动力,为世界经济注入了新动能。所以,到目前为止,我们和共建国家携手共建3000多个重大项目,这些重大项目绝不仅仅是商业项目,而是让世界看到了一派前所未有的发展场景与景象。

目前参与共建“一带一路”国家已经占中国建交国的83%,已占到联合国成员的78%,中国对外投资工程承包劳务合作和援助项目已覆盖所有共建国,就是和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合作文本的151个国家。

第三,共建“一带一路”正在跨越不同文明、文化、人文和发展阶段的差异,开掘出对和平、繁荣的崇敬和越来越深厚的社会根基。

“一带一路”之所以叫全球公共产品,它并不是中国投资、中国建造,而是中国提出这种理念,还有基本原则、主要内容,给世界带来了新的发展理念与机遇,形成了更多的发展渠道和平台。共建“一带一路”跨越了不同国家,不同发展阶段,不同宗教文化的差异,弘扬了和平、发展、公平、正义、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在这个意义上,共建“一带一路”与其说是“带”与“路”,不如说是中国文明中最重要的范畴“道”与“势”,中华文明以海纳百川开放包容的胸襟,不断吸收借鉴域外的文明成果,在漫长的历史中与相关国家书写了丝路画卷。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化传承发展座谈会上指出,中华文明具有突出的包容性,从根本上决定了中华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历史取向,决定了中国各宗教信仰多元并存的和谐格局,决定了中华文化对世界文明兼收并蓄的开放胸怀。只有充满自信的文明才能在保持自己特色的同时包容、借鉴、吸收各种文明的优秀成果。所以,在经济全球化遭受逆流的新形势下,共建“一带一路”代表着未来发展的大方向。

第四,共建“一带一路”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多年持之以恒,并不断解决前行中的问题,共同推动这项伟大事业行稳致远。

现在刚刚过去十年,十年做了这么多的事,取得了这么多的成果,也有很多的经验或教训,但是“一带一路”十年仅仅是开了个头,如果把共建“一带一路”比作万里长征,我们刚刚走完了第一步。

所以,要有若干个十年,朝着一个方向共同努力,跨国经济合作的行动变成全人类各个国家的共识,提高经济连通性,实现全球互联互通,而不是互设壁垒互设障碍,阻断经济全球化,这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面前还有很大的挑战,但最大的挑战来自一些国家的霸权霸凌。

第五,共建“一带一路”是高水平开放,是制度性的开放,引领性开放,也是开放型中国和开放型世界连接的粘贴剂和桥梁纽带。

共建“一带一路”是关乎人类命运与前途的开放性、创新性、历史性倡议,是人类发展史、世界发展史、中国发展史上的奇迹,也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标志性事件。

英国剑桥高级研究员马丁·雅克指出,我们应该将“一带一路”视作一个随着世界的变化而不断发展变化的活跃机制。不管哪个国家推进互联互通,提高经济连通性都是好事,但是不要把它极化、政治化、武器化,实际上最终世界是要连通的,最终新型经济全球化是一定会再次连接的。

所以,中国对世界,中华文明和世界文明有很强的连通性,兼收并蓄开放是我国自古以来中华文明的核心要义。

2022年,中国大陆和世界各国的货物贸易达到6.31万亿美元,形成了以共建“一带一路”为主体的开放贸易格局。中国的经济发展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现在在中国这个基础上,不仅中国要发展,要带动周边国家发展,也要带动全球的发展中国家和贫困国家发展,通过提高经济的连通性、通过互联互通、通过共建“一带一路”,应该成为世界越来越多的共识,也是美国之所以想和中国进行对抗性竞争,形成两个阵营、两套平行体系这个目标不能达成的一个根本原因,因为共建“一带一路”和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已经让人们看到了中国道路、中国理念、中国力量、中国信用。

当然,中国自身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比如按照世界银行对于低收入国家最低生活水平衡量标准是人均每天3.2美元,按照这样的标准衡量,我国在摆脱绝对贫困不使一个人掉队的情况下,下一步就是要解决相对贫困,就要使人均能够达到3.2美元,要达到3.2美元还有多大差距?还有2.73亿人。

所以,中国一方面还要继续解决自身发展中的很多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另一方面还要联合世界上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站在历史正确的一面,站在和平发展的一面,站在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贫困国家的一面,做世界和平、繁荣、发展、稳定的建设者、推动者、贡献者。

(作者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本文根据大重阳研究院讲座整理编辑;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转编自“宣讲家网”,修订发布;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人民网 |  中国网 |  新华网 |  中国新闻网 |  新京报 |  中国法学会网 |  中国政法大学网 |  民主与法制网 |  最高检察院网 |  最高法院网 |  公安部网 |  司法部网 |  国务院法制办网 |  国家新闻办网 |  中央宣传部网 |  中国网 |  中央台央视网 |  光明日报 |  经济日报 |  人民法治 |  记者观察 |  中国反腐法治网 |  北京天一堂医药科技研究院 | 

关于本站 - 广告刊例 - 战略合作 - 区域代理 - 免责声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法制新闻联播网 
主管单位:法治政府建设研究中心   一带一路法律专家委员会   主办单位:法制新闻联播网编委会  京公网安备1101110212025号

版权所有:北京五湖四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法制新闻联播网   投稿邮箱:
fzlbwl@163.com   地址:北京朝阳区西大望路合生财富广场写字楼501室